"

抗战防御阶段

"

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卢沟桥的枪声掀开了全民抗日的序幕,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卢沟桥畔一时间硝烟弥漫、笼罩在侵略者燃起的熊熊战火之中,中国军民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进行了顽强抵抗。从卢沟桥事变肇始,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从那时起,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冒着敌人的炮火共赴国难,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千千万万爱国将士浴血奋战、视死如归,各界民众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奏响了一曲气壮山河的抗击日本侵略的英雄凯歌,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首感天动地的反抗外来侵略的壮丽史诗。

抗战防御阶段

黑云压城城欲摧——抗日战争之防御阶段

卢沟桥事变

  卢沟桥事变又被称为七七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起源点。

  事变发生前,中国方面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总兵力达到十万,司令为宋哲元,副司令为秦德纯,参谋长为张樾亭。日本方面驻屯军约5600人,一面向中国地方当局施压,一面增加在卢沟桥一带演习。演习部队有几次出国宛平县城,被中国守军严厉拒绝。

  根据《何(应钦)上将抗战期间军事报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记录的秦德纯的证词记载:“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七月七日夜十一时,驻扎在丰台的日本军队在未通知中国北平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在国民革命军驻地附近进行夜间军事演习,并之后以“一名士兵失踪”为理由,要求进入宛平城内搜查。当时驻扎在卢沟桥的是国民革命军第37师219团吉星文部队的一营,营长是金振中。由于时间已是深夜,中国驻军拒绝了日军的要求。之后日军包围了卢沟桥,双方都同意天亮后派出代表去现场调查。但是日本的寺平副官依然坚持日军入城搜索的要求,在中方回绝这一要求后,日军开始从东西两门外炮击城内,城内守军未予反击。在日军强化攻击后,中方守军以正当防卫为目的开始反击,双方互有伤亡。随后卢沟桥北方进入相持状态。”

  17日,蒋介石发表《对于卢沟桥事件之严正表示》,正式表明准备全面抗战的方针:“……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唯有“牺牲到底”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若是彷徨不定,妄想苟安,便会陷民族于万劫不复之地!”此番言论得到了共产党以及各系军阀的支持与响应。

  平津作战

  卢沟桥事变后,日军一方面通过谈判表面上缓和与国民党的关系,标榜“不扩大”方针,另一方面却向华北增兵。得到增援的日军于7月26日占领廊坊。日本司令员香月清司随即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27日,日军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第29军驻军发动袭击,守军分别退至南苑和北苑。

  28日,日军向整个平津地区第29军发动总攻。主攻部队第20师团,在飞机、炮兵支援下,对驻守南苑的第29军特务旅、第38师第114旅、骑兵第9师等部发起攻击。激战中,29军副军长佟麟阁、132师师长赵登禹殉国。天津地区,驻防天津的第29军第38师部队,于29日凌晨主动向天津日军发动攻击,攻占天津总站日军驻地。然而在日军飞机与炮火优势反击下,下午开始败退,日军反攻占领整个天津。29军主力退守保定一线,平津作战结束。

太原会战

  日军占领平津之后,制定了在华北决战的作战计划,企图以主力沿平汉铁路进攻河北保定、沧州一线,另以一部在主力右翼沿平绥铁路进攻察哈尔、山西北部和绥远,待保定作战之后再向石家庄、德县一线进攻。9月,日军为确保华北主力南下平汉线作战的侧翼安全并获取煤炭等战略物资,以华北方面军第5师团联合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分两路从北面进攻山西。不久山西重镇大同即告失陷,导致第二战区不得不采取收缩防御的态势,将军力集结于雁门关、平型关、娘子关,沿内长城进行防御。日军第5师团攻占河北省阳原、蔚县、山西省广灵后,挺进山西浑源、灵丘,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与察哈尔派遣兵团进行协同,欲歼灭中国第二战区主力。

  由于上海战场战况激烈,日军急需抽调兵力增援上海前线。为此,日军大本营命令华北方面军迅速完成平汉、津浦线北段作战任务并占领太原。10月21日,日军第20师团从河北石家庄沿正太路分两路进攻山西。日军右纵队强攻河北井陉娘子关,中国第26路军依工事顽强抵抗。26日,日军左纵队进抵娘子关侧后,中国守军主力仓促后撤,日军当日攻破娘子关并对溃退的中国守军展开追击,30日占领晋东阳泉。

  11月2日,晋东方向的日军占领昔阳,形成与晋北日军会攻太原之势,忻口中国守军当夜南撤保卫太原。第2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命令主力撤至太原以南,以傅作义率领35军守太原。5日,日军从东、北两面逼近太原城郊,8日当晚日军突破了北面城垣,傅作义率部从城南突围,太原在9日陷落。

  平型关大捷

  1937年9月中旬,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攻占山西省大同后,主力沿同蒲铁路南下,攻向雁门关、平型关防线,意图进逼太原。

  25日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携带大批辎重车辆,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西进。晨7时许,该部日军全部进入八路军115师主力预伏地域。平型关道路狭窄,该地区道路狭窄,雨后路面泥泞,日军机动性大减。八路军随即发起进攻。经过激战,歼灭日军1000余人,击毁车辆100余辆,并缴获大量武器和军用物资。

  毛泽东在大捷次日致电朱德、彭德怀:“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日军不可战胜”这一说法也在这次战斗后告破。

淞沪会战

  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与全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陕北的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年底,南方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陆军新编第四军。此外,8月20日至25日,中共召开洛川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明确了中共抗战的方针与决心。

  为把日军由北向南的入侵方向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拉开战略纵深空间,蒋介石决定在上海地区主动展开反击作战。德国顾问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也认为上海必须固守:华北平原开阔平坦,无险可守,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可以长驱直入,不利阻击。但上海地区复杂的水道与街道,则有利于中国军队的作战。

  淞沪会战中,蒋介石在上海部署了七十一个师,约六十万的士兵作战,包含了几乎全部的中央军德式训练部队、新组建的中国空军、以及广东、广西的爱国军阀部队。日军也先后共投入约三十万兵力作战,同时出动战机500余架、坦克300余辆、130多艘军舰。中日军在上海狭窄的巷弄里进行惨烈的巷战,双方都死伤惨重。

  8月14日,双方首次空战,陈一白、高志航给敌机以重创,击落日机6架。蒋介石日记写道:“倭寇空军技术之劣,于此可以寒其胆矣!”同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下达总攻击令。8月28日,日军第11师团推进至川沙口南方地区后,以主力攻占罗店镇。德国顾问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建议国军死守罗店:“目前最要害地点,莫如罗店。宜绝对在该处阻止敌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奉命阻击日军于罗店一带,但日军采取飞机轮番轰炸、战车掩护步兵推进、猛攻撕裂突破口的战略,突破国军防线阵地,围困宝山中国守军。国军第98师师长夏楚中奉令死守宝山,他发电文称:“战至一兵一卒亦须固守,准备充分巷战,万一城垣被陷,亦当与敌偕亡于城中!”宝山守军第583团第3营姚子青阵亡于东门,守军全部阵亡。国民政府因伤亡过于惨重,下令停止现有攻势,转而进行阵地防御。防御战中更是有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悲壮篇章。

  上海战事之惨烈,何应钦曾言:“战事发生至今,国军在淞沪死伤达六万三千余人。中国空军损失约四十架,海军几已被全灭。”

  11月9日,松江失守,蒋介石下令撤退,但部队秩序已经混乱,撤退转而变为一场大溃败。因日军战斗机不停朝沿路退兵机枪扫射,国军此阶段伤亡尤为惨重。蒋介石也在日记中记载:“竟不分步骤,全线尽撤,绝无规律,痛心盍极!”

  11月12日,上海沦陷。

  南京保卫战

  上海沦陷后,国民政府宣布将政府机构由南京迁往陪都重庆,军事委员会迁往武汉。日军方面,11月28日,随着无锡、常州、广德的沦陷,日本参谋本部决定向南京国民政府中枢所在地进行追击。

  兵临城下,国民政府对于南京的防守问题却争议不下。白崇禧表示:“现部队已残破不全,也没有后续部队可调度,建议宣布南京为不设防城市。”陈诚也赞同不守南京。作战组组长刘斐建议“用12至18个团象征性的适当抵抗后主动撤退”。李宗仁认为“南京是个绝地,敌人可三面合围……坐困孤城”。唯有唐生智提出南京非守不可:“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犠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特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11月20日,蒋中正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官,“期望固守南京三个月至一年”。南京城守军因前线撤退伤病不满编的问题,总兵力约为8万人左右。

  12月6日,日军对南京发动全面进攻,第三飞行团猛烈轰炸国军主要阵地。7日,蒋介石撤离南京。日军对雨花台一线阵地进行攻击,遭国军顽强抵抗。8日,唐生智下令撤守外围阵地,日军尾随国军撤离部队,直逼南京城下。12月12日,南京东南方紫金山、雨花台沦陷,守军全数殉国。唐生智召开撤退会议,军事委员会电文曰:“如情况不能久持时,可相继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随后唐生智正式下令撤守南京,各部队突围。13日,日军进入南京,南京沦陷。此后六周,日军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其暴行无论其如何掩盖和狡辩,终难逃历史的制裁。

徐州会战

  攻占南京后,华中日军继续向南推进,意图打通津浦铁路,使南北战场联成一片。为此先后调集8个师、3个旅、2个支队约24万人,实行南北对进的方针,计划首先攻占华东战略要地徐州,然后沿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西取郑州,再沿平汉铁路(北京-汉口)南夺武汉。国民革命军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先后调集64个师另3个旅约60万人,以主力集中于徐州以北地区,抗击北线日军南犯,一部兵力部署于津浦铁路南段,阻止南线日军北进,以确保徐州。

  1937年12月26日,日军猛攻山东青岛与烟台。蒋介石急电山东省主席韩复渠务必固守津浦沿线要地,不料韩复渠为私利置之不理,不战而退,省会济南、泰安相继沦陷。津浦线门户大开。

  4月,中国最高军事当局令第五战区集中主力兵力于徐州附近,准备与日军进行决战。日军改以部分兵力在正面牵制对方,主力向西迂回,企图从侧后包围徐州,歼灭第五战区主力。5月13日,日军第一军第十四师团,由荷泽渡黄河,准备在远方截断陇海路向西的交通。第二日,菏泽被攻克。华中派遣军第十三第九师团强渡淮河,北攻徐州,主力经由宿县,而扑向徐州西方的陇海路要地砀山,切断国军西撤路线。另外又派第三师团以及两个支队北上,直逼徐州。日军陆战队登陆连云港,对徐州进行三面包围。

  5月15日,为保证有生力量,蒋介石决定放弃徐州。16日,第五战区命令各部队分别向豫、皖边界山区突围。1938年5月19日徐州陷落。日军继续推进,占领开封,蒋介石下令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以洪水阻断日军前进路线,日军被迫向黄泛区以东地区后撤。徐州会战告一段落。

  台儿庄大捷

  台儿庄大捷是正面战场中国军队取得的第一场对日作战胜利,是徐州会战中重要的闪光点。

  1938年3月20日,日军第10师团濑谷支队连陷临城、枣庄、韩庄后,不顾第5师和第10师长濑支队在其两侧进攻受阻,孤军深入,向台儿庄突进,企图一举攻占徐州。李宗仁决定固守徐州的咽喉要塞台儿庄,同孤军深入的日军决战。李宗仁以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率部固守台儿庄,第20军团军团长汤恩伯率部让开津浦铁路正面,转入兰陵及其西北云谷山区,诱敌深入,待机破敌。

  3月25日,第十师团进攻至台儿庄外围阵地,孙连仲下令31师守中央主阵地,30师、110师在左翼,27师独立44旅在右翼,布开口袋阵,同时汤恩伯在外围运动配合作战。28日,汤恩伯下令对台儿庄的日军进行合围。日军以第5师坂本支队从临沂驰援台儿庄,旋即也陷入包围网。4月6日,坂本支队独自向北撤退。第10师团濑谷支队内无外援,外有重围,无奈烧毁所有的重装备与补给,然后全力突围而逃。4日7日,李宗仁下令所有参战华军,全力扫荡,日军死亡人数超过16000余人。中国军队取得台儿庄大捷。

武汉会战

  武汉会战为抗日战争期间爆发的最大规模的一次会战,此战中,日军共投入兵力30余万,国民政府军力110余万。战事以武汉为中心,横跨安徽、江西、河南、浙江和湖北等地,历时四个半月。

  武汉会战之前,日本由于发动对华战争,国内兵源日渐匮乏,虽然推行战时经济体制延缓了经济崩溃,但绝非长久之计。为此,日本天皇在御前会议中说“要给国民政府最后致命的一击,迫使中国投降”、“不愿见帝国雄师百万受制于中国”。南京沦陷后,重庆虽然是名义上的国民政府首都,但在经济和工业上,武汉才是实质上的中枢。因而日军决定孤注一掷,对武汉发动大规模的进攻,“陆军为汉口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

  武汉会战率先在万米高空打响。国军方面由于事前加强了准备,在“二一八”、“四二九”空战中都没有让日本空军占到便宜。

  1938年6月11日,日军攻占安庆,武汉会战的地面战场开始。9月底,日军第106师团以4个团的兵力迂回至德安县以西的万家岭地区,薛岳命令第4军、第66军及第77军侧击日军,日军第27师团试图增援,但被埋伏在万家岭以西百岁街的中国第32军军长商震阻击,10月7日中国军队实施最后总攻击以包围日军,激战持续了三天,全被中国军队击退。10月10日,由于遭到孤立及缺乏补给,日军第106师团以及前来援救的第101师团,第27师团,三个师团遭受重创。国军取得“万家岭大捷”。

  在长江以北,日军第6师团在7月24日由安庆渡过太湖,突破了中国第31及第68军的防线。8月,中国军队扼守田家镇要塞,并协同友军准备侧击日军。但因日军火力强大,要塞告破。10月24日,日军攻占黄陂,迫近汉口。在大别山以北地区,日军第10师团突破了国军第51军的防线并在8月28日攻占六安。9月19日,击破国军在黄河地区的抵抗防线,21日攻占庐山。10月12日日本第2军攻占信阳及进至平汉铁路南面,会同第11军一同进攻武汉。

  与此同时,日军在此时决定抽调3个师的后线部队对中国的海上生命线施加压力,故决定以两栖登陆的方式占领广东沿海港口。由于广东地区的粤军主力多抽调支援武汉会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广州地区沦陷。

  广州沦陷后,出于战略考量,国民政府决定放弃武汉。日军在10月26日攻占武昌及汉口、10月27日攻占汉阳,至此武汉地区落入日军之手。在历时4个多月的武汉会战中,日军损失十余万兵力,战略进攻能力受到极大损伤,无力再发动大规模进攻作战。国军损失兵力四十余万,空军和海军都受到重创,但主力尚存,日军与中国决战的目的并未能达到。

 

结语

  从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到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守,是战略防御阶段。 卢沟桥事变揭开了全国抗战的序幕。当时,日本侵略者把国民党作为主要作战对象,所以由国民党军担负的正面战场是抗击日军进攻的主要战场。在全国抗战初期,国民党表现了一定的抗日积极性。在这个阶段发生的战役有:七七事变、平津作战、南口战役、八·一三淞沪会战、平型关大捷、太原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广州战役等。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