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滇军抗战

"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天,7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抗日通电,发表了对日寇“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的方针,号召全国各族人民和军队团结起来,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全面抗战。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的形势下, 8月9日,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南京国防会议上,主动请缨抗战,蒋介石立即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番号。龙云回滇后,用28天时间,将手中的地方正规军6个旅及有关的武装迅速组建了一支出征抗战部队--第六十军,交由军长卢汉(云南昭阳区炎山人)率领,出滇抗日。六十军下辖3个师,即182师、183师和184师,3个师下辖6个旅12个团,官兵总数有4万余人。1937年10月12日,60军以安恩溥的182师为先头部队,开始向贵州进发。他们走过崇山峻岭,历经40余日的艰苦跋涉,步行到湖南长沙。

滇军抗战

滇军抗战——云南军民抗战纪实

滇军抗战纪实:滇军抗战经历和滇军参加的战斗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天,7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抗日通电,发表了对日寇“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的方针,号召全国各族人民和军队团结起来,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全面抗战。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的形势下, 8月9日,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南京国防会议上,主动请缨抗战,蒋介石立即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番号。

  龙云回滇后,用28天时间,将手中的地方正规军6个旅及有关的武装迅速组建了一支出征抗战部队--第六十军,交由军长卢汉(云南昭阳区炎山人)率领,出滇抗日。六十军下辖3个师,即182师、183师和184师,3个师下辖6个旅12个团,官兵总数有4万余人。

  龙云组建陆军第60军,以卢汉(彝族)为军长,安恩溥(彝族)、高荫槐、张冲(彝族)分别为182师、183师、184师师长,出滇抗日。60军共有4万将士,其中彝族将士2.4万人,占总士兵的60%。卢汉军长在昆明巫家坝誓师大会上宣誓:“以牺牲的决心,作破釜沉舟的抗战!”1937年10月12日,60军以安恩溥的182师为先头部队,开始向贵州进发。他们走过崇山峻岭,历经40余日的艰苦跋涉,步行到湖南长沙。

  日本制造“九·一八事变”后,龙云就着手加强滇军的武器装备,滇军中的排、班长大多是受训3年以上老兵来担任,他们都有比较丰富的实战经验;而连以上军官则大多出身于云南陆军讲武堂,均为资历较深、能力较强的军人,而且打过多年仗,具有一定的作战指挥能力。因此,在抗战前,云南的地方军队已有6个旅,而且武器装备精良,在军容军纪上,也比国军部队胜出一筹,其整体素质为“国军之冠”。

  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龙云先后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昆明行营主任、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他在云南积极组织人力物力,支援全国抗战,并编成三万人的第六十军,以卢汉为军长,安恩溥、高荫槐、张冲为师长,开赴抗日前线。之后,又新编成第五十八军和新三军,与第六十军合组成第三十军团。之后,第三十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和第一方面军。

  从1937年开始,先后出兵42万(伤亡在10万人以上),组成第六十军、五十八军、新三军和老三军、九十三军等部队[4] ,滇军在抗日战争中,参与了中条山之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为国家民族作出重大贡献,60军血战台儿庄,更是家喻户晓。

  出身于滇军的第三军中将军长唐淮源、第三军第十二师(追赠)中将师长寸性奇、第七十九军(追赠)中将军长王甲本、第四十八军第一七一师少将副师长周元等,都是为抗战而牺牲的烈士。

  1942年5月,日寇从缅甸入侵滇西,龙云领导云南军民奋起抗战,于1945年1月收复滇西。由于滇西抗战及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国民党蒋介石的嫡系杜聿明宋希濂关麟征等部乘势进入云南,打破了由滇系军阀统治的云南这个独立王国。

滇军抗战纪实:滇军60军抗战中参加的战斗始末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天,7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抗日通电,发表了对日寇“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的方针,号召全国各族人民和军队团结起来,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全面抗战。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的形势下, 8月9日,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南京国防会议上,主动请缨抗战,蒋介石立即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番号。

  龙云回滇后,用28天时间,将手中的地方正规军6个旅及有关的武装迅速组建了一支出征抗战部队--第六十军,交由军长卢汉(云南昭阳区炎山人)率领,出滇抗日。六十军下辖3个师,即182师、183师和184师,3个师下辖6个旅12个团,官兵总数有4万余人。

  龙云组建陆军第60军,以卢汉(彝族)为军长,安恩溥(彝族)、高荫槐、张冲(彝族)分别为182师、183师、184师师长,出滇抗日。60军共有4万将士,其中彝族将士2.4万人,占总士兵的60%。卢汉军长在昆明巫家坝誓师大会上宣誓:“以牺牲的决心,作破釜沉舟的抗战!”1937年10月12日,60军以安恩溥的182师为先头部队,开始向贵州进发。他们走过崇山峻岭,历经40余日的艰苦跋涉,步行到湖南长沙。

  日本制造“九·一八事变”后,龙云就着手加强滇军的武器装备,滇军中的排、班长大多是受训3年以上老兵来担任,他们都有比较丰富的实战经验;而连以上军官则大多出身于云南陆军讲武堂,均为资历较深、能力较强的军人,而且打过多年仗,具有一定的作战指挥能力。因此,在抗战前,云南的地方军队已有6个旅,而且武器装备精良,在军容军纪上,也比国军部队胜出一筹,其整体素质为“国军之冠”。

  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龙云先后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昆明行营主任、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他在云南积极组织人力物力,支援全国抗战,并编成三万人的第六十军,以卢汉为军长,安恩溥、高荫槐、张冲为师长,开赴抗日前线。之后,又新编成第五十八军和新三军,与第六十军合组成第三十军团。之后,第三十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和第一方面军。

  从1937年开始,先后出兵42万(伤亡在10万人以上),组成第六十军、五十八军、新三军和老三军、九十三军等部队[4] ,滇军在抗日战争中,参与了中条山之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为国家民族作出重大贡献,60军血战台儿庄,更是家喻户晓。

  出身于滇军的第三军中将军长唐淮源、第三军第十二师(追赠)中将师长寸性奇、第七十九军(追赠)中将军长王甲本、第四十八军第一七一师少将副师长周元等,都是为抗战而牺牲的烈士。

  1942年5月,日寇从缅甸入侵滇西,龙云领导云南军民奋起抗战,于1945年1月收复滇西。由于滇西抗战及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国民党蒋介石的嫡系杜聿明、宋希濂、关麟征等部乘势进入云南,打破了由滇系军阀统治的云南这个独立王国。

滇军抗战纪实:滇军抗战伤亡总数至少应逾20万

  抗战初期,朱德曾在给龙云的信中称,在抗战中,云南“贡献于国家民族者尤多”。这非盛赞,而是实情。仅以滇军为例,抗战8年中,42万云南将士在一线浴血奋战,用生命捍卫民族的尊严。云南陆军讲武堂研究会理事、市政协文史委顾问陈秀峰介绍,抗战期间,滇军不是出动数量最多的军队,却是当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精锐部队,被日军视为劲敌。滇军在前线战功卓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他们的事迹应该为后人铭记。

  42万余云南子弟浴血奋战

  陈秀峰介绍,抗战爆发后,滇军组成抗战第60军、第58军、新编第3军等部队,奔赴华东、华中前线;以滇军为主力的老3军,赴华北战场。滇军在抗日战场上是中流砥柱,屡立战功。

  根据史料记载,云南在8年抗战中,共征召新兵381593人,加上60军的4万多人,共42万余云南子弟上前线浴血奋战。滇军之英勇堪称“国之劲旅”,连当时的日本报纸都惊叹:“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滇军将士在抗日前线参加重大战役达20余次。其中,第60军将士在徐州-台儿庄战役中,给猖狂的日军以最有力的打击,取得了辉煌的战绩;第58军和新3军坚守湖南、湖北、江西前线,抗击日军近8年,直到抗战胜利,最后还在南昌、九江接受了日本侵略军的投降;老3军守卫中条山数年,歼敌甚众,唐怀源、寸性奇等抗日名将英勇捐躯,捍卫了中国抗日军队的尊严和崇高荣誉。

  对于抗战8年滇军的伤亡人数,云南史学界普遍引用的数字是10万以上。但是陈秀峰认为,滇军伤亡人数远不止此,应该在20万以上。他介绍,根据省图书馆的藏书《壮志千秋》(58军随军记者编写)一书中记载,仅58军在抗战期间,伤亡将士人数就在10万人,其中8万阵亡。另外,老3军在中条山战役中几乎全军阵亡,台儿庄战役60军牺牲13869人,这两次“血战”中,伤亡将士就达10万。因此,滇军伤亡至少应在20万。

  滇军入越受降是我国首次跨国受降

  云南是抗日战争中最早将日本侵略军赶出国土的省份,滇军是我国唯一一支跨境受降的军队,是中国唯一一次出境受降。市政协文史委顾问李晓明认为,这是1945年云南省最值得记住的两件大事。

  1942年,日军由缅甸侵入滇西,占据了怒江以西的国土,滇西沦陷后,滇西军队勇守怒江天险,直到1943年,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先后发动全面反攻时,滇西各族军民奋起支援和配合,一举收复失地,使云南成为中国最早将日本侵略者赶出国土的地方。

  李晓明介绍,1940年9月,日军侵占越南后威胁云南,第60军回防滇南,先后组成滇南作战军、第一集团军和第一方面军,镇守南疆,一方面牵制日军,另一方面策应滇西抗战。“提起60军,很多人知道他们‘血战台儿庄’,却不知他们的滇南抗战。滇南抗战的5年坚守,硬是没让日军跨过国境一步,滇南的成功防御也成为滇西反攻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可以说,滇南抗战是被遗忘的胜利。”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驻守滇南的军队跨过中越边境,到越南河内接受了日本侵略军的投降,成为我国唯一一支跨境受降的军队。

  另外,滇军第58军在南昌举行了受降仪式,而新3军则在九江接受日军的投降。

  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多次遭受列强侵略。而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取得完全胜利的战争,这无疑是我国历史上相当光荣的一页,而这一页上,滇军将士用生命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滇军抗战纪实:作曲家冼星海为滇军60军谱写军歌

  六十军出征后,上千昆明女学生要求参加抗日,1937年12月在云南省抗敌后援会,由经过培训的60名女生组成了“云南省妇女战地服务团”。

  1937年12月13日,云南省妇女战地服务团出发,沿京滇公路,驶过滇黔交界的胜境关,过了贵阳,到了长沙。

  冼星海为六十军谱写军歌

  1938年1月底,六十军军部来电,命令服务团调往军部所在地——湖北省纸坊县。到达当天,卢汉军长和所属师、旅长接见了团员。卢汉对这些来自家乡的女学生讲了话,并宣布军部决定:委托汉口女青年会总干事陈纪彝作为领导,把服务团暂改为“云南学生军训班”,借用汉口熊庭壁路的“公勉女子中学”进行集训。聘请在武汉的文化界爱国人士讲课。训练计划和课程,由陈总干事会同军部进行安排,希望团员们好好集训。

  换上特制军服

  女军官武汉受围观

  1938年农历春节,团员们纷赴六十军各师、旅、团去慰问官兵,一同欢度新春佳节。他乡遇故知,云南人在异地相见,亲如兄妹,在家乡子弟兵的热烈欢迎中,大家手拉着手,纵情高唱抗日歌曲,女兵们还表演了一些文艺节目,使得六十军的官兵们士气高昂,大家群情激奋地过了一个抗战年。

  现年91岁的段毅贤老人回忆道:“由于我们这些女兵每月都是7.2元二等兵的生活待遇,穿的军装也照男兵一样,短发盖在军帽里,到了武汉后一进厕所,就有人说:‘这是女厕!你们走错了,走错了,不能进去!发生过很多误会。卢汉军长得知了这件事后,立即宣布给我们准尉级军官的待遇,月薪25元,发给特制的军服,棉装及绿色的衣裙,配上六十军的标志,还有黑皮鞋等其他用品。我们走在街上非常神气,吸引了许多人住停步观望,并报以热烈的掌声,把我们称作“云南来的抗日女军官”。

  学习统一战线

  邓颖超到军训班授课

  团员们进驻汉口“公勉女子中学”后,主要的训练科目有:日本侵华史、抗日统一战线、军事基本知识、游击战术、战地救护常识、野战医院临床实习、话剧和街头剧的排练化装、救亡歌曲的演唱和指挥、编写墙报和时事报告等。

  训练班邀请了郭沫若、邓颖超、田汉、史良和等大学教授文化名人给团员们讲课。国立戏剧学校校长王家齐先生等人亲自教团员们排练《放下你的鞭子》、《最后一计》、《流浪者之歌》、《流亡三部曲》、《新凤阳花鼓》等几十个舞台剧、街头剧。在名师们的指导和支持下,团员们在武汉三镇的街头,演出30多次,戏演得十分亲切感人,武汉的百姓更是纷纷解囊,捐钱赠物。团员们把收到的钱物全部交给了武汉抗战后援会,支持抗日。

  最使团员们钦佩而且印象深刻的是:邓颖超同志给她们上了统一战线的时事课。她阐述了国共两党紧密合作是挽救中华民族,战胜日本侵略的关键。她教育团员们要自觉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利于两党合作的事不做,不利于两党合作的话不说。

  1938年的“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武汉市妇女界召开了一个女作家座谈会。她们来自四面八方,包括沦陷区京、沪、华北、东北来的六七十名作家。还有广西的学生界、工农妇女战地服务团的负责人,云南妇女战地服务团的负责人也应邀出席,大家齐聚一堂,畅谈抗日的感想。

  在训练班结业的前两天,郭沫若抽空与团员们开了一个座谈会。在会上他询问了她们的学习心得,教育她们要继承和发扬云南护国起义的战斗精神,把自己融入到抗战的大洪流中,锻炼成长,贡献力量,使她们受到了极大的鼓励。

  冼星海谱曲

  滇军军歌广传唱

  在受训期间,团员们除编写了4期墙报、多次到街头演出和进行各种形式的抗日宣传外,还多次前往指定实习的武汉医院及一些伤兵收容所参加救护工作,熟练了技艺,增长了知识,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思想,坚定了她们抗战必胜的信心,为以后的战地服务打下了较好的基础。云南女学生们的事迹感动了外国人。

  1938年3月底,正是团员们受训最紧张忙碌的时候,一天来了几个英国记者,专程对她们采访和拍摄纪录影片,要把这些云南女学生受训时救护实习、演讲宣传、文艺演出以及生活情况都拍成影片,带回本国及西欧放映。他们写的文章还纳入了英国的大学的教材。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英国记者报道她们的活动,目的是为了唤起英国的妇女从军抗击法西斯。后来,英国的《大公报》转寄给她们一份《云南女学生》文章的影印件,称赞这些来自遥远的云南的女学生不仅是中国全民族抗战的一个伟大缩影,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骄傲。

  在训练班里,著名作曲家冼星海、任光等人传授给团员许多抗战歌曲的演唱法和指挥法,讲解歌曲是激发千千万万人民和士兵的爱国情操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要她们很好地掌握它,运用它鼓舞民众。这期间,在云南女学生们的热情邀请下,由冼星海、任光谱曲,田汉先生的夫人安娥女士作词,为云南将士谱写了一首《六十军军歌》

  这首军歌,词曲雄壮激昂,内容进步向上,云南的姑娘们马上就学会了,她们到各部队教唱这首军歌,很受六十军官兵们的欢迎。雄壮的歌声,迅速在军中传唱开来,它激发了六十军官兵们的爱国情、救国心、杀敌志。从此,这首军歌伴随着六十军,血战台儿庄,奋勇驱日寇;横扫湘鄂赣,报效大中华。

  1938年8月,第五十八军等部队相继从云南出征,奔赴前线,人们又把这首军歌称为《滇军军歌》。云南将士唱着这首军歌,驰骋沙场,为国捐躯,前赴后继,走完了8年抗日的征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滇军抗战名将盘点:抗战牺牲三个军长两个是滇军

  彝王龙云

  龙云(1884年11月19日-1962年6月27日),谱名登云,字志舟。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炎山乡人,彝族,族名纳吉鸟梯。是中华民国初期滇军将领,亦是割据西南的军阀,号称云南王,曾任云南省主席、军事参议院院长、战略顾问会副主任。中华民国大陆时期国民党滇军高级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云南省国民政府主席,云南陆军讲武堂校长。

  1948年加入民革,历任民革第二届中央委员,第三届中央副主席,第四届中央常委。龙云先后主政云南17年。期间,他努力革新,支持民主运动,坚持抗日,使云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建设都取得了重大进步,被誉为“民主堡垒”。在新中国期间,龙云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等。1957年,龙云被错划为右派分子。1962年6月27日,龙云在北京病逝。1980年7月,中共中央给予他彻底平反。

  卢汉

  卢汉(1895(乙未年)—1974(甲寅年).05.13),原名邦汉,字永衡,云南昭通人,彝族,著名抗日爱国将领,原国民党滇军高级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1949年12月9日在昆明率部起义,和平解放云南,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历任云南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国家体委副主任、国防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二、三届常委、全国政协二、三、四届常委。

  1974年5月13日因患肺癌,在北京病逝,终年79岁

  唐淮源

  唐淮源(1886—1941),云南江川人,云南讲武堂毕业,滇军名将,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1941年中条山会战被日寇围困不得脱身,于山西夏县自杀,壮烈殉国。曾豪言:“中国只有阵亡的军师长,没有被俘的军师长,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

  唐淮源牺牲后,国民政府于1942年2月特颁发褒扬令,追赠其为陆军上将。1986年6月,经民政部批准,云南省人民政府追认唐淮源为革命烈士。

  2014年9月, 唐淮源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王甲本

  王甲本,(1901—1944)字立基,云南省曲靖富源县人,国民革命军第七十九军中将军长。青年时立志从军报国,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第十四期,他学习刻苦认真,在军事方面颇显才华。毕业于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三期。

  抗战爆发后,王甲本从“淞沪会战”后到南京保卫战、台儿庄战役、长沙会战乃至1944年的长衡会战,在中国正面战场上的22场会战中,王甲本总共经历了9场和日寇殊死捕杀的残酷激烈大战。因他身先士卒,指挥有方,杀敌无数,战功卓著受奖,王甲本得到“硬仗将军”的光荣称号,获得“云麾勋章”,并依次晋升为九十八师师长,七十九军副军长、军长。

  1944年9月,在湖南东安山水铺与日军遭遇,激战中壮烈殉国。年43岁,追晋为陆军上将。

  2014年9月,王甲本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结语

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云南共向国内输送兵力约40万,伤亡人数10万以上,这个数字还不包括民众伤亡的数字。此外,征送中央军及其他杂项部队之兵,又约5万人。这对当时仅有900多万人口的云南省来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而且军队的给养完全自筹。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