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军抗战

"

湘军在近代史上写下了最浓重的一笔,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实为腐朽的假洋教运动,辛亥革命者为策动革命推翻清政府而加以美化),使病入膏肓的晚清政权一度出现中兴局面;左宗棠力排众议,以70多岁的高龄率清一色的湖湘子弟驱逐沙俄支持的阿古柏分裂势力收复新疆,避免了占中国国土面积1/6的新疆被分裂;曾国藩发起洋务运动,为中国近代化进程拉开了序幕;辛亥革命的历史先辈早有定论,那是一部“广东人革命、江浙人出钱、湖南人流血”的历史;由于湘军的影响,近代湖南人才大井喷,大大推动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程。由于特殊原因,湘籍官兵的抗战史不为人知,却也是一部大写的抗战史!湖南全省人口才3000万,全省既是抗战最前线又是大后方,饱经战火洗礼七年),湖南全省倾力抗战却默默“无名”

湘军抗战

湘军抗战——无湘不成军

湘军抗战纪实:湘军抗战经过和抗战中的部队番号

  抗战时的湘军

  抗战期间,湖南军人理所当然地成为保卫国家最重要的力量。此外,湖南在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最重要的抗战前线,湘军再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抗战时期的湘军包括如下方面:原湘军部队的抗战、中央军的湖南籍军人的抗战、外地部队在湘抗战、湖南民众和游击队的抗战等,在这些方面,湘军的表现依然是非常突出的。

  原湘军部队的抗战

  原湘军部队约20个师在抗战开始的时候,都调到最前线,在反复拼杀中消耗殆尽。有的部队再补充再次消耗,有的最后连番号都没有了。

  参加抗战的原湘军部队至少有如下番号:

  谭延闿系:18师、50师、53师

  赵恒惕系贺耀祖部:8师

  唐生智及何键系:70军(19师、192师)、28军(16师、62师)、73军(77师、15师)、23师、63师、预备11师

  湖南保安团:(暂5师)

  陈渠珍(湘西)系:128师

  叛逃红军孔荷宠部:暂54师

  大约有十几个湘军师(此时已经不是地方部队了)首先调集到淞沪前线:15师彭松龄部、16师王东原(享年98岁)部是最早进入上海抗战的部队;18师苦守大场,失陷后师长朱耀华**(被救,但51年被处决);19师李觉部参加大场战役受嘉奖;23师李必蕃(徐州会战殉国)部保卫江阴;46师戴嗣夏(51被处决)部参加苏州河南岸阻击战;53师李韬珩部先后参加大场战役和苏州河南岸阻击战;62师陶柳部、63师陈光中(49被处决)部参加金山卫等地守备,后大部阻击日军于杭州湾;128师顾家齐(49年被杀)部先后在宁波、嘉善、枫泾血战,伤亡殆尽;预备11师胡达部在枫泾和闵行和敌激战;77师罗霖部在蕴藻浜。

  淞沪会战,基本上消耗光了原湘军部队。1938年,徐州会战吃紧,谭道源带领50师等部的几千湖湘子弟驰援。在一次防守战中,他们的部队最后撤离,结果被机械化追兵包围,几乎全部牺牲,只有谭道源和参谋长两人从尸体堆中生还。66年后被找寻的抗战女兵刘守雯即属于该部。

  除了几支因伤亡过大被裁编的部队,其余的湘军部队参加了许多会战。73军活跃在湖南战场,暂54师一部参加了惨烈的衡阳保卫战,18师、50师成为蒋的嫡系部队,成长为抗战的主力。70军在血战淞沪之后,还参加“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闽浙战役等等,没有一场战役不是血肉横飞,牺牲惨烈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无湘不成军:抗战中的中央军主力大多是湖南籍

  湘军退出历史舞台,一种说法是甲午战争中血洒牛庄成绝唱(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驻守朝鲜的淮军千里溃退撤过鸭绿江,清政府只能启用基于曾国藩"裁湘军,保淮军"政策裁撤得数量已经很少的湘军,试图赌一把,牛庄之战湘军战至最后一人,至此老湘军不复存在,清政府无心再战只得与日本议和);另一种说法则是淞沪会战中新湘军用鲜血写就了最后的悲壮(淞沪会战中湘军全军历经血拼,会战后就完全中央军化了,不再以“湘军”之名独立存在,从此再无“湘军”旗号,以后由三湘子弟为主体组成的国民革命军全部是中央军,不再是割据一方的军阀“湘军”了)。

  八年抗战,国民革命军历经22次大会战,淞沪会战于1937年率先爆发。

  1937年11月8日, 坚守上海三个月的中国守军开始全面撤退,惨烈无比的淞沪会战也临近结束,勇士们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长城虽然最终被攻破,但是粉碎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计划,坚定了全国人民的抗战决心,更重要的是,迫使日军改“由北向南”的进攻方向为“由东向西”,从此让机械化程度较高的日军陷入了江南地区茫茫的水网、稻田和丘陵之中,为实现国民政府“以时间换空间”的战略指导原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淞沪会战的核心主力,毫无疑问是“几乎精锐尽出”的国民革命军中央军,能够上的基本上都上了;而地方部队里,桂系、粤系、川系、西北军、东北军也都有部队参加了这次大规模的战役。但是湘军不一样,既不只是”几乎精锐尽出“,也不只是“有部队参加”,而是全军上阵,一边把所有的湘军部队拉到上海参战,一边用湖南的保安部队、预备部队不断补充伤亡太大的前线部队,并开始全省大范围的征兵。

  全面抗战来临的时候,以维护小集团利益为核心的各系军阀,甚至是中央军的各派系,都或多或少存在保存实力、消灭异己的现象,这也是抗日战争打得如此惨烈的一个原因。从来没有哪次战役,从来没有哪个地方军队,如淞沪会战中的湘军部队一样全军动员、前赴后继、毫无私心。

  三个月的淞沪会战里,参战的国民革命军共计约70个师的部队,其中还包括了上海警察部队、保安部队、浙江保安总队、江苏保安总队等非野战部队,而先后参战的湖南部队,共计有15个师的兵力,这不是枯燥的数据,而是当时湖南所以的军队,他们也并非是跑龙套的角色,而是能让任何中央军和地方部队都刮目相看的。湘军将士上阵杀敌,常说“来生再见”,便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老湘军“要死卵朝天,不死变神仙”的风貌犹存。会战期间军委会曾经嘉奖表现最为优异的十个师,其中就有第15、第16、第19三个湖南师,说明当时湖南部队的表现绝对是很优秀的。

  如果说淞沪会战前湖南军队还维持着一些地方军阀的特色,会战后就完全中央军化了,以后由湖南人为主体组成的国民革命军全部叫中央军。湘军主力第8师等成为中央军胡宗南系部队,第15、16、19师等成为中央军核心何应钦系部队,第18师、第50师等成为中央军陈诚土木系部队,在随后的八年时间里,继续着他们抗击日本侵略者这一光荣而神圣的使命。

  湘军在近代史上写下了最浓重的一笔,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实为腐朽的假洋教运动,辛亥革命者为策动革命推翻清政府而加以美化),使病入膏肓的晚清政权一度出现中兴局面;左宗棠力排众议,以70多岁的高龄率清一色的湖湘子弟驱逐沙俄支持的阿古柏分裂势力收复新疆,避免了占中国国土面积1/6的新疆被分裂;曾国藩发起洋务运动,为中国近代化进程拉开了序幕;辛亥革命的历史先辈早有定论,那是一部“广东人革命、江浙人出钱、湖南人流血”的历史;由于湘军的影响,近代湖南人才大井喷,大大推动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程。由于特殊原因,湘籍官兵的抗战史不为人知,却也是一部大写的抗战史! (有兴趣的话可去了解一下国军战功赫赫的抗战部队----五大王牌主力部队和入缅抗日的中国远征军,看看内面有多少骁勇的湘籍战将和士兵!)

  近年常常看到书籍、报纸、网络上宣传川军有300万人参军抗日,却不知道人口小省湖南有210万人参军抗战(抗战时四川全省人口7000多万,川军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地方军阀部队统计的总数,无一个日本兵进入四川,全省仅重庆被空袭 ; 而当时湖南全省人口才3000万,全省既是抗战最前线又是大后方,饱经战火洗礼七年),湖南全省倾力抗战却默默“无名”---连湖南人自己都不知道那段可歌可泣的战史,是因为湘军抗战,打的不是“湘军”的旗号,而是融入进了中央军,作为中央军的一员默默的拼杀在战场,故知其抗战史的自然就少了 ! (“湘军”作为一个独立的军阀部队在1937年淞沪会战后就不复存在了)。 湖南在承受巨大的普通百姓伤亡、财产损失、军需供给支持抗战的同时(普通百姓牺牲92万,重伤170万,轻伤难计,这还不包括湘籍官兵伤亡),所征募兵员的数额竟占全国征募总数的15%,平均每15人就有一人参军,居全国各省人均参军人数第一位------只要看看国军的五大王牌抗战主力部队之-----新一军、新六军、第五军、整编第74师------中的湘籍官兵数量就可大概知道湖南的兵源数量和质量了!

  八年抗战历经22次会战,其中的7大会战发生在血性的湖南。常德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四次长沙会战都是恶战,歼敌数量占国军八年抗战歼敌数量的一半。 ( 整个二战期间,在同一个城市发生两次以上的大会战反复争夺,世界范围内唯有长沙!而且四次长沙会战后,长沙都还是中国人的长沙!抗战以来,骄狂的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大地上长驱直入、横行无忌,接连攻陷北面的武汉,南面的广州,东面的南昌,直到它碰到砥柱中流的---湖南长沙!长沙---无愧为最顽强的“钉子城”!)

  抗战八年的后七年,除在局部地区打过仗外,在湖南这片不屈的热土上,中日双方反复绞杀了近七年之久。湖南即是正面战场的最前线,小日本把生物武器、化学武器、毒气细菌战都用尽了却无可奈何;同时湖南又是正面战场的可靠后方,为中国的抗战贡献着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为保西南大后方(云、贵、川、广西),全省军民忠诚执行国民政府命令,不惜烧毁房屋、破坏道路桥梁,坚壁清野,血拼到底,实行“焦土抗战”!为防物质财产被日本所得,第三次长沙会战时竟把繁华的省会长沙烧了个精光,大火后统计全城仓中粮食仅剩七百余担!损失之重为八年抗战全国之冠,是唯一被全毁的城市!(让湖南省经济损失巨大,看看今天的长沙及周边地区的GDP占湖南省的近2/3就知道。),难怪第三次长沙会战大捷后,蒋介石执意要乘飞机在硝烟未尽的长沙上空盘旋数圈并动情地说:“湖南民气强悍,灭中国除非灭湖南!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足以告慰湖南人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盘点抗战中的湘军:哪些军队是由湘军所组成的?

  一,第十集团军(湘军主力之一)

  1937年8月下旬奉令组建,下辖:

  1,陶广的第二十八军:

  (湘军62师、湘军192师、湘军16师、湘军63师)

  2,李觉的第七十军:

  (何键的嫡系湘军,下辖湘军主力19师、湘军45师、湘军52师、)等湖南部队,属第三战区指挥管辖,该集团军参加淞沪会战右翼战线作战,后驻守浙江一线。

  二。驻守外省的参战的湘军:

  1,第8师,为湘军,北伐时,湘军第1师贺耀祖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独1师。1927年3月,扩编为第40军。1928年秋,缩编为陆军第8师。第8师为八一三沪战参战师。时任第8师师长陶峙岳 (湖南宁乡人)。

  2,第15、第16师,为湘军。

  第15师由湘军新编第7师改编而成,第16师由湘军新编第8师改编而成。抗战前,均驻湘西,隶第4路军。第15、第16师为淞沪会战参战师。

  七七事变后,第15师奉命开武汉待命,第16师调至芜湖、宣城一带。

  沪战爆发后,第15、第16师奉命增援淞沪。

  3,第18师,为湘军。

  其渊源为潭延闿之湘军一部。北伐时,为国民革命军第2军。“二次北伐”后,其一部改编为陆军第18师,抗战前驻江西。第18师为八一三沪战参战师。抗战爆发后,第18师编入第10军团。1937年9月中旬,奉命增援淞沪。

  4,第19师,为湘军。

  由何键之第35军一部改编而成,隶何健、刘建绪之第4路军。抗战前驻闽赣边区、第19师为淞沪会战参战师。

  七七事变后,该师奉命到宁波集中,担任镇海一带防务。9月25日,顾致蒋密电:“右翼军第19师唐旅邬团,号晚宿营黄岩,师部及直属部队宿营大溪镇,李旅仍负温防任务” 。9月30日,顾致蒋密电:“右翼军第19师已令开往嘉兴,该唐旅长率109团尚在海门(浙江黄岩东),110团赶达上虞属之嵩 ,正徒步向杭州行进中” 。10月上旬,奉命向大场开进。10月10日,顾致蒋密电:“第19师全部大场以北地”,参加大场战役 。从上所述,第19师参加八一三淞沪抗战。

  5,第23师,为湘军。

  第23师于1930年底由新编第21师改编而成。该师为参战师。抗战前,该师驻陕西。七七事变后,由临潼出师抗日,守备山东德县,后参加沧州之役 。战后,调河南汤阴休整。1937年10月下旬,奉命开往淞沪战场,编入江防军,参加保卫江阴战 。从上所述,第23师参加八一三淞沪抗战。

  6,第46师,为湘军。

  1933年5月,由独36旅和第23师补充团合编而成。该师为参战师,刘文没有列入。1937年11月4日,第46师编入右翼作战军第9集团军,隶第71军。11月8日,顾致蒋电:第“46师于徐家桥、徐家村、仇江之线占领阵地”,参加苏州河南岸阻击战 。同日,敌向我……第46师阵地攻击,均被我击退” 。从上所述,第46师参加八一三淞沪抗战。

盘点湘军抗战将领:牺牲在抗战中的就有38人

  黄埔从不缺乏湖南人的身影,光就黄埔系内1-5期有左权陈赓、许光达、宋时轮、陶铸、鲁易、张平化、谭希林、袁也烈、彭明治等,国民党阵营内则有邓文仪、刘戡、李文、李默庵、张镇、郑洞国宋希濂、贺衷寒、袁朴、黄杰、文强、廖耀湘、陈明仁 、阙汉骞、余韶等。还有中国远征军里,基本全是湖南汉子,有:郑洞国(湖南石门):52军第二师师长,第5军荣誉一师师长(参与指挥昆仑关战役),新一军军长(后由孙立人接任) 廖耀湘(湖南邵阳):第5军22师副师长(参与指挥昆仑关战役),新22师师长,新六军军长,曾获中美英三国勋章  彭壁生(湖南蓝山):第5军第200师副师长

  余韶 (湖南平江):第5军96师师长,第5军副军长

  邓军林(湖南祁阳):第5军96师副师长

  宋希濂(湖南湘乡):德械师36师师长,71军军长,十一集团军司令

  陶晋初(湖南宁乡):十一集团军副参谋长

  陈明仁(湖南醴陵):71军军长

  阙汉骞(湖南宁远):新六军副军长,54军军长

  舒适存(湖南平江):新六军副军长

  李鸿 (湖南湘阴):新38师114团团长,新一军新38师师长,曾获中美英三国勋章

  刘放吾(湖南桂阳):新38师113团团长,率团获仁安羌大捷,解救英军7000余人

  唐守治(湖南永州):新38师副师长,新一军新30师师长

  文小山(湖南沅江):54军198师副师长,新一军新30师副师长

  龙国钧(湖南长沙):新一军副参谋长,新一军新38师参谋长

  李涛 (湖南邵阳):新六军22师师长 刘建章(湖南邵阳):新六军22师副师长

  潘裕昆(湖南浏阳):新六军50师师长  罗锡畴(湖南双峰):新六军50师参谋长

  龙天武(湖南石门):新六军14师师长  梁铁豹(湖南耒阳):新六军14师参谋长

  梁直平(湖南长沙):新六军14师副师长

  向凤武(湖南龙山):71军87师师长,71军副军长   黄炎 (湖南益阳):71军87师副师长

  熊新民(湖南桃源):71军88师副师长,71军88师师长   傅碧人(湖南安化):71军88师参谋长

  彭劢少将,湖南长沙人。中央军校第7期步科、陆军大学第15期毕业。1942年初任第11集团军总部参谋处长,不久任预备2师参谋长,参加滇西抗战,1944年任第6军预备2师副师长,参加滇缅抗战

  戴坚,湖南人 原荣誉二师师长 原计划出任中国派遣驻日占领军最高长官

  霍揆彰(1901—1953),湖南省酃县人,第十一兵团司令官,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结语

抗战八年的后七年,除在局部地区打过仗外,在湖南这片不屈的热土上,中日双方反复绞杀了近七年之久。湖南即是正面战场的最前线,小日本把生物武器、化学武器、毒气细菌战都用尽了却无可奈何;同时湖南又是正面战场的可靠后方,为中国的抗战贡献着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相关新闻阅读